Logo der Universität Wien

1978-1981年的中国民主运动

西单民主墙(1979年6月,北京)

民主运动的开始及扩展

随着中共中央在1978年11月和12月召开的改革会议(三中全会)关于经济改革的部分初步细节信息不胫而走,被广大市民获悉,立即在全国引发一片欣喜兴奋之反响。会议之前,在一些省份,已经把以前“人民公社”的农业用地进行了家庭责任田划分,包产到户。许多官员和知识分子,当然也包括普通市民,则希望可以在社会各领域进行政治重建,包括:文化、媒体、教育、民族及宗教政策、个人日常生活自由等方面。

那些在毛泽东时期被迫害的人们,要求北京的当权机构给予平反和赔偿。许多这些“上访者”都以“大字报”的形式表达观点,博取关注。除了许多私人诉讼和损失结算外,总能时不时看到一些涉及到人权和民主的政治宣言,其内容远超出“上访者”的局限观点。

很快,在北京市中心的许多地方,比如一些宫殿,也是后来党政机关所在地的外墙上、在共产党中央的喉舌——《人民日报》所在的王府井商业大街上,在人流量极大的西单路口巴士站所在的那长达百米的砖墙上,都能看到这些大字报。人们把这里称作“民主墙”。活动分子在这里进行辩论,并同时售卖以运动为导向的、通过简单方式生产出来的“民办刊物”。

 

 

上海人民广场游行人潮(七十年代末)
民办刊物(1979年初)

中央及地方

在许多其他城市——上海、青岛、天津、广东、武汉——人们纷纷仿效北京,组建了“民主墙”,让大家贴大字报并讨论时政发展。

最早的从其他省份前往北京活动分子集团是来自贵州的四位年轻艺术家。他们称自己为“启蒙社”并于1978年底在北京发表了一份政治宣言。

政治自由和“民主化”(即便当时关于这个概念大多数的描述都极为模糊和浮于表面)是这些大字报和新的民刊的讨论重点。

1979年初,人们已经开始用“民主运动”和“北京之春”这样的词条,借用了捷克斯洛伐克共产主义者与1968年进行的“布拉格之春”运动。其中一份新出的民刊就使用了《北京之春》这个刊名,并用英语 Spring of Beijing 其翻译。

大家听说过东欧的这些持不同政见者及民权运动,知道莱赫·瓦文萨和他的团结工会。不仅如此,在匈牙利的共产主义改革或南斯拉夫的自治社会主义的模式也对中国的民主运动影响极大。

北大候选人的竞选者答问(1980年11月)

短暂的百花齐放

这些民刊与民主墙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经历了大起大落。北京的共产党领导人最开始对它们的存在并未表态。

但许多活动被拖延举办,甚至有些被否决。个别活动分子在第一周就被逮捕,其他人则不受影响。

运动的一个高潮在1980年11月。根据新的选举法,地方“人民代表大会”可由市民直接选举的候选人通过竞选参加。

在各大高校,尤其是北大,竞选活动铺展开来,并再度聚焦民主运动主题——公民自由、政治多元化、对毛泽东的重新评价等。最终海淀区的人民代表席位花落年轻的民权活动家胡平。

1980年8月“星星美展”王克平的著名雕塑作品《链》

艺术家及作家

许多独立的业务艺术家及作家也对民主运动表达了同情并创办出版了自己的民办刊物。其中最有影响的是《今天》,其一系列作者后来都成为国际知名的作家和艺术家。

大约三十名前卫艺术家——包括画家和雕塑家——组成了“星星画会”。

1979年秋,在第一次申请举办美展的要求被拒后,他们与一些民主运动的政治活动家一起合作,为争取举办独立美展的权利而进行游行。

画会成员的作品非常多元化,几乎所有作品都散发着对“社会现实主义”以及文化教条主义的否定。尤其是雕塑家王克平的作品可视作是一种政治挑衅。


字体:

Die chinesische Demokratiebewegung 1978-1981 – Erinnerungen der damaligen Akteure

Institut für Ostasienwissenschaften - Sinologie
Universität Wien
Spitalgasse 2, Hof 2
1090 Wien, Österreich

T: +43-1-4277-43840
维也纳大学 | Universitätsring 1 | 1010 Vienna | T +43-1-42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