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der Universität Wien

黄翔简介

黄翔 2014年于他纽约的家在朗诵《民主墙颂》一首诗

1941年生,湖南桂东人。1956年到贵阳,在工厂当学徒、工人,于1958年开始发表作品,其诗作曾选入同年全国诗选,并参加中国作家协会贵州分会,成为最年轻的作家协会会员。1959年被除名。1978年10月,黄翔跟几位同行一起偷偷跑到北京,在王府井大街贴了100多张大字报,总题为《启蒙:火神的交响诗》,“中国启蒙社” 在天安门广场宣布成立。12月到次年3月,他又5次进京,除了接着张贴大字报,在 “西单民主墙”散发《启蒙》油印民刊。1980年,参与创办贵阳民刊《崛起的一代》,为主要撰稿人。1959年至1988年间,因多种莫须有的罪名,先后多次被劳教、看管、判刑。1990年10月出狱后继续写作。1997年夏与妻子出国,从此长期流亡美国。  

采访黄翔(2014年5月27日于他的美国纽约皇后區的家)

黄翔:我要跟你讲什么呢?第一个问题,当时的《启蒙社始末记》, 是人民日报的两个记者,一个是王永安,当时和那个国家主席华国锋一起出国访问的人,很有名的,很有地位的一个记者,另外一个叫做周修强,

采访人(Helmut Opletal/欧普雷)他好像已经死了?

黄:对,周修强当时是国际政治部主任,他们对我进行了一次采访,很友好的 ,讲话也很友好,

采访人:这是哪一年的事?

黄:一九七九年,民主墙还没结束,他们那个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新华社,都进行了采访。当时呢,我觉得他发表的那个启蒙社始末记,就是宣传部的人让我去看,读给我听,但只是前面这一部分,让我看,让我听,后面的没有了。

采访人:没有了?

黄:几十年以后,我看到的媒体上曝光的《启蒙社始末记》简介,与我原来的不一样,有些东西,我没有说过的话,也不是我的观点,所以我就写了一篇东西,反驳这个问题,也发表在网上。

我跟你说,我要说老实话,不说假话。我现在就告诉你,他们说的“始”就是开始,“末”就是结束,但我从来没有结束,我现在还在搞启蒙,以前是文化大革命的启蒙,现在是要面对全人类。我把东方的文化,我刚才跟你讲的,东方有种思想叫天人合一,宇宙人体,我现在就表达这个,你懂的。我现在就要给你看,我的诗歌,我的书法,我的绘画,都是表达这个的,我不是个政客,没有野心,也没有欲望,但我想推进中华民族的文明,也推进人类的文明,参与这么个事情,所以《启蒙社始末记》没有结束,只是他们打压,不让我发表我的言论。

我最悲惨的时候,我从十几岁、十七岁到现在,一本书都不能出版,我让你看看,这么多书,很多很多书,不能出版。中国大陆现在年轻的一代,他们已经是在互联网时代了,他们能看到很多东西,和我们那个时代不一样,发生很多变化,对我很惊奇,一会我就给你看。你看见就知道我的话不是假的。《启蒙社始末记》,这篇文章发表后,不久还进了监狱。但是这些话,在背后我没有说过这些,这篇文章你会看到很多  我的思想是比较开放的,比较自由的。

首先我要跟你说,首先我黄翔比任何共产党员更爱自己的祖国,爱中国,爱中国的文化,爱伟大的中华民族,黄翔不是中国的敌人。为什么要反复的迫害我?为什么这么多的贪官,淫官,他们挣那么多钱,转移到国外来,他们来来去去很自由,为什么要这样呢?所以这些事,叫阶级偏见,阶级斗争呵。因为我的出生不好,因为我的思想自由,这公正吗?我作为一个中华民族的、今天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为什么我没有我的出版自由?所以《启蒙社始末记》一会你看看,宣传部的人叫我去,让我看那些原件,打印了,后来发表在人民日报内刊上,内部参考嘛,他们让我看了一部分:黄翔是个小孩的心灵,儿童的心灵。我刚才跟你讲的,黄翔思想很单纯。它里边谈了黄翔怎么受迫害,出身国民党将军的家庭,祖父是老地主,这些写的很真实,我很感动,流泪了,但后面的就不让我看了。所以我今天就答复你这个问题,我把原件告诉你,很多话是我没有说的。比如说,他不仅是启蒙社始末记,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一会儿我就把这本书给你看。我要告诉您,民主墙不是北京之春,在北京发起的。民主墙是一个诗人,来自贵州高原的一个诗人发起的,煽起的第一把火。为什么是贵州高原呢?因为北京是皇城,是四合院,是封闭的城墙,贵州是高山大林,是大瀑布,是森林。所以我像个野人一样,也像外星人一样,把我的思想表达出来。所以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别人都觉得很勇敢,其实我说得是真话。那个时候我已经写了文章发表在网上,我表达我的真实的看法。

还有另外一个,我必须要告诉你,中华人民共和国史,是引起全国注意的外省团体,先是诗人黄翔等人,在贵阳成立了启蒙社,这不对,我们是在天安门广场宣布成立的,首先是在北京发表,然后在贵阳发表,这不对,我已经和他讲了,然后北上上京,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二十四号,我们先上北京,然后回贵阳,启蒙社在天安门广场东侧贴出两条极其震撼力的大字标语,文化大革命必须重新评价,毛泽东必须三七开,引起了广泛反响,迫使中共表态。后来邓小平【?】的认为,害群之马,还有你看看这里,这些你看不到的,来自贵州的启蒙社,热忱的马克思主义者黄翔同他的忠诚的伙伴,醉心西方文化的比较和观念,这不对,我不局限于马克思主义,全人类好的东西我都接受,所以我就把这个问题也作为一个问题,让你了解。

采访人:这是在哪出的?

黄: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但是这个编辑是党史专家,共产党的党史专家。我已经写信让他更正了。

采访人:这是哪一年?

黄:八零年,这我记一下,我想找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第十卷,最后一卷,肖东元,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我的在后面,新的历史转机,拨乱反正。

采访人:肖东元?

黄:他没跟我联系。

采访人:是国内的还是……?

黄:国内的,党史专家。其实我是个很能兼容不同观点的一个人,也包括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我也兼容。但是我的观点是很自由的。因为作为一个诗人,一个艺术家,他不可能按照政治的标准来衡量,那么狭隘,不可能的。所以我刚才跟你讲的人与宇宙意识,那么广,我就不可能那么小。还有在范围和思想上。还有我要告诉你,当时我们是先在北京成立了启蒙社,在天安门广场宣布成立的,然后回贵阳,又把这些内容张贴在贵阳。那个书上说的,我们后来才去北京,启蒙社是民主墙第一个社团,《启蒙》是民主墙的第一份民刊。我为什么要搞这个,你要了解,当时因为我是一个很天真的人,思想很单纯,没想到那么多。但是有人=比我老练,比我狡猾。前面看看有没有狼,后面看看有没有老虎,会不会出问题,然后再出来发表他的看法。伟大的政治家同谋求政治的特权的政客是不一样的。如果没有风险他才出现。

《启蒙》最早的是中国人权同盟和《四五论坛》,之后像那个《北京之春》、《探索》、《今天》,都是后面的。我为什么要搞这么个东西,我的想法是,文化大革命以后,这么一睹墙,过去是砖头,西单嘛。砖石民主墙。到今天是网络民主墙,当时我的想法是,人文民主墙,文化艺术的民主墙,到今天为止,应该是汉学民主墙,在民主墙的背景上,让全世界了解汉学,这就是我的想法。所以我不能光有文字,必须有艺术,让全世界了解东方文化,年轻的中国人不了解。这是我的想法。为什么有这个想法呢?历史上人类社会运动的变化,不是政客们起来,你打倒我,你上台;我打倒你,我上台。不是打倒皇帝当皇帝。是什么,是作为文化艺术的思想,精神的铺垫,像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运动,给世界带来变化。首先是一些思想家,艺术家,把他们的思想让别人知道,法国的启蒙运动,中国的五四运动都是这样,所以我想传承先人的一些好的东西,是精神铺垫。为推动中国社会变化,推动人类的历史,发挥自己的作用。

我没有任何权利野心和欲望,我也不想当官,更不想当什么领袖。我把自己看作一粒灰尘,微尘,很小的。中国古话叫做众生平等,大家都是平等的。但是智慧是有悬殊的。所以我那时候想到,就把它表达出来了。我表达的目的是为了推动这个社会的进步。因为文革以后,发表一种很真实的声音,文革那个时候,你也在,很多东西,像红卫兵的思维,万寿无疆,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人类不能是这样的,因为共产党的革命当年是打土豪,分田地。起来了,那么现在如果不改变,不提高人们的思想,不进化你的心灵,大家都只想当贪官,当淫官,一个人几百个老婆,银行里的钱都转移到国外,享有特权,这不公正嘛。我说的仅仅是老实话,真实话,我不是中国的敌人,也不是人民的敌人,你也不是,我也不是。所以我现在为什么,我永远是个中国人。我在美国也这样说,黄翔是个永远中国人,黄翔是中国的黄翔。美国人对我的评价,称我是中国的惠特曼【沃尔特·惠特曼 Walt Whiteman, 1918 - 1992, 美国诗人】。No, no, 我很尊敬惠特曼,也可以像他一样表现生命,但不同的是,我黄翔用诗歌,用绘画来表达人与宇宙的精神意识,那是东方的文化,和他是不一样的。所以黄翔是中国的,不是美国的,那我黄翔却是中国的敌人就很荒诞了,这说明太愚昧了,黄翔不是中国的敌人。

第三个问题是,最早我为什么提出对毛泽东的问题,对文化大革命的问题,后来中国共产党也称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浩劫。别人不敢说,黄翔敢说,别人想不到,黄翔想得到。我在文化大革命写的东西,现在国内都出版书了嘛,我为什么是敌人了呢?这个问题让你了解一下儿,黄翔比任何人都爱中国。我绝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很多人在中国,本来也像我一样也写诗,也画画,在中国也有很好的发展空间,但是他们一到美国来,加入了别的国家,就不再是中国的诗人,中国的画家了,但黄翔永远是中国人。这就是我和别人也许不同的地方。当然,说回来,你要加入美国籍,加入英国籍,法国籍,是你的选择,是你的权利,我也不干涉。但黄翔呢,在中国坐了六次牢,是个诗歌的囚徒,写诗啊,诗歌的囚徒,监狱的囚徒,但是我的命运永远和中国在一起,同在,这就是黄翔,让你了解。

采访人:我明白。

黄:有些思想很狭隘的人就会认为我和共产党有默契了,投降了,招安了,这是很无聊的看法,我是一个诗人,是个艺术家,我的心灵是自由的,我的语言是真实的,不说假话的,而且你要想想,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比如说意大利的但丁,他被驱逐了,但他还是意大利的诗人,中国古代的诗人屈原被流放,他仍然是中国的诗人。苏联的,索尔仁尼琴,还有布罗斯基,他们永远是苏联的俄罗斯人。对吧?美国的惠特曼是美国人,但是我们不拒绝世界公民,就是我们的思想,视野很宽,但我们爱生我养我的一方水土,爱我们自己的文化,我要在世界弘扬东方文化。所以我建议你,一会你看了我的绘画艺术后,建议你在奥地利维也纳大学东亚学院搞一次大型的展览,请你策划,搞一次大型展览,我授权。让世界了解东方的人与宇宙艺术,全在这里。我要告诉你,我的艺术绘画的特点,我的艺术创作的特点,我的诗不是政治的表态。

那个时期的艺术,我受到迫害的时候,我也曾经发出过我的呐喊。但是我的生存,我不是一只野兽,是冥兽,冥冥之中啊,看不见嘞。是一万年以前的同一头兽,也是当前的同一头兽,冥兽。你要是了解中国文化,冥冥之中,没有形状的野兽,我的独唱,我第一首诗独唱,是复归自然,生命和大自然融为一体,不是说我要打倒谁,然后我要当总统,当总理。我不喜欢这样。这些是没有用的。美国人写的那些书里面,只写到我的个人的遭遇,根本没有进入我的文化。我以为,很深的文化,好像头脑太简单就不能理解。中国文化很深的地方,好像头脑太简单就不能理解。

我是最早的提出关于毛泽东、关于文化大革命、关于中国人权的一个人。但我的目的是什么呢,没有野心,对历史负责,说真话。所以我零八年回去还是说真话,没有说假话。零八年奥运的时候,我回去以后写了一篇文章,可以发给你看。叫中华民族的体魄和心跳。现在很多人的思维呀,社会变化中,喊口号,然后【?】,和平的变革,文化的变革,心灵的进化,精神的提升,推动社会,推动人类历史的变化。不是说我把你拉下来,我坐上去,我不喜欢那个东西。所以呢,今天你来了,我想让你了解一个真实的黄翔。

还有,黄翔也是最早的中国行为艺术家。为什么,在天安门广场的时候,人们在那里,万寿无疆,黄翔和他的三个朋友制造了一起,在天安门上向着圣像撒了一泡尿。在天安门广场撒一泡尿也是大瀑布,放个屁也是惊雷,也是雷声,【象声】当时整个北京都传开了。所以黄翔的行为艺术,黄翔的诗歌,黄翔的绘画艺术,我当时也用画。外国记者看了以后不懂,问我是什么意思,我那个时候就讲,人与宇宙的艺术,太超前了。

但我也喜欢平和现代的艺术。中国大陆,毛泽东,文革,搞政治,政治不【?】,毛泽东【?】,毛泽东也是个人,他有不对的地方,我们和他有不同的观点,没有必要去丑化,这是我的看法。作为人嘛,比如说你是毛泽东,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看法,但我没必要侮辱你,丑化你,对不对?这是我的看法。共产党也如此,国民党也如此,美国人也如此,大家要应该互相尊重,不同的观点可以自由表达,但是我那个行为艺术表达的是什么,是自由。一会你看到我的画。我有一幅画人体瀑布,这个瀑布,在我的身上,我的血,我就画这个东西。如果你是我的策划人,可以用奥地利的语言阐述出来,让人了解,这就是东方的文化,和西方的不一样。

还有为什么我会这样做,北京人和我不一样。我认为文化的产生不是决定于社会制度,你听懂没有?决定于大自然的风、水,山水啊。决定于大自然的原生态。比如说,玛雅人的文化,埃及人的文化,意大利的文化,中国汉人的文化和埃及的就不一样,我们必须要尊重,不是决定于体制,所以为什么我当初做这个事情胆子很大,我零八年回去,接待我的人跟我说了一句话,黄翔,你现在回家来了,以后再回纽约去,你不要这样做,“哇”地一声。我说没必要。我想说什么话就说什么话,我当着你说同样的话,我背着你也是说同样的话,不说假话。为什么我会这样,你知道,贵州山高皇帝远,天不怕,地不怕,所以就做出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我有一句话,叫刀尖上跳舞,挑战暴虐。这个世界我觉得要和平推进。现在的习近平,民族复兴,我非常认同,但是首先要文化复兴,没有文化,仅仅是政治,远远不能解决问题,文化复兴。所以我希望你们东亚学院,要了解中国,首先了解汉学,那就是一个真实的中国,很深的中国。

现在我就让你了解一下现在的中国微妙的变化,因为我是被打倒的,做了六次牢,政治对我来讲是追求生命自由,不是追求权力。力量的。一个是维护我作为公民的权利,宪法规定我有言论,有出版的自由,为什么要封杀我一辈子,这有法律依据吗,我有那么大的罪恶吗?今天中国的变化,应该认识到,什么东西都会变的,我都不敢相信,还问,真的吗?【笑】还是有变化的。年轻的一代,他们的思想,你比我小十几岁,比你更年轻的,想法就不一样,看法就不一样,以前黄翔在文革的时候被当作敌人,现在他们觉得不是。黄翔不投机,不在政治上投机,心灵永远是人类的儿童,中国话叫一介书生,性情中人。

采访人:艺术表现跟社会有关系,所以也涉及到政治问题。

黄:对。这个问题很好。政治问题是一个层面,还有更深的层面,所以要穿越。我也写了,关于毛泽东,关于文革,我写的诗比谁都早。在六十年代,文革之前,我就写诗,很自由的东西。独唱1962年写的,还有一九五九年写的。但是我不能仅仅在这个范围里,我还有更大的天地。你看看我的画,表达的是什么?我们是地球人,不应该仅仅表达地球上的事情,我们还应该表达外星球的,探索宇宙的奥秘。这就是我。一般人是不能理解的,我比谁都关心政治,但怎么关心?不是出于权力的野心,权力的欲望。不是。我关心政治是关心公民的权利。一个是力量的“力”,一个是利益的“利”,今天你叫黄翔去当个领袖,去当官,黄翔没有这个野心,黄翔对人的看法是什么呢?中国话讲芸芸众生,就是很多人,像一粒粒的灰尘很小很小。大家都是一样的,都是平等的。

我和别人不同的,在文学艺术方面,我有我的不同的地方。所以我说人头脑的智慧就很不同,但这和政治的权力的野心不一样。你看那些争选总统的,斗来斗去很厉害,我不喜欢这个东西。你刚才讲的我听懂了,文学也不能不关心政治,我比谁都更早的关心政治。但是比谁更早的关心,就被误读了,把我当成一个政客,有野心去解读了。他们不知道,我仅仅是出于良心——社会的良心去关注,比如说,你受人家欺负了,我就要站在你这一边,仅仅是良心,不是政客的野心,不是欲望。

采访人: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但是我还是想了解你们当时为什么去了北京,成立了启蒙社?

:  提得好。我告诉你,为什么去了北京?为什么要成立启蒙社?第一,为什么去了北京?黄翔一九五八年就在中国的杂志上发表了诗歌。一九五九年。你要看我的自传啊,一九五九年我喜欢大草原,蒙古,新疆大草原,风吹草地现牛羊,我做梦梦见了藏族的姑娘,在雪山上唱歌,【歌声】飘下来在草原上和我相会,听懂了吗?我的梦还没醒,就被人戴上手铐,丢进了监狱。其实我只是一种梦想,从一九五九年丢进监狱里边去,我一生六次被他们投入了监狱。因为诗歌,因为梦想,被投入了监狱。我的一生最好的时光被他们践踏光了。到现在我已经七十多岁了,在中国大陆一本书都不准出版,这正常吗?全世界了解的东西,没有谁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那些诺贝尔奖,【?】奖,他们通吗?为什么获奖呢?黄翔从十几岁到七十几岁……

采访人:你……

黄:你讲我为什么要到北京去?一九五九年,我喜欢大草原,我去了,去寻欢牧羊的姑娘,犯了什么罪,就把我抓起来,关进监狱里,那时候我才十八,九岁,二十岁不到。一九五九年我的作品就不能发表了,到现在二零一四年,六十多年了,不准发表。我想让你这个汉学家了解一下,黄翔是个诗人,是个艺术家,他爱中国,爱中国的文化,他希望西方了解中国的文化,东方的文化,不同的文化,大家兼容,为什么我是罪犯,七十多岁了,我一辈子了,把我的权利全部践踏了。当我这些话在西班牙讲出时,大家鼓掌,但中国不能进去。中国的年轻人,他们的杂志要连载我的一生,中国的年轻一代,他们的诗歌周刊给黄翔一个致敬诗人,黄翔流眼泪了。他们不把我当敌人,他们觉得我是个真诚的中国人,不说假话的中国人。

为什么要搞启蒙,第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上北京,因为我的书不能发表,我就到北京去,把我的书写成大字报,张贴在墙上,天安门广场,西单,王府井大街,我好像把我的生命写在天空上,把我的诗写在天空上,让全世界都看见,黄翔是写诗,黄翔是做梦,黄翔并没有野心,要打倒谁,想当皇帝,不是这样,他只是个诗人,是个艺术家。所以我要到北京去,当时到了北京,你知道吗,整个王府井大街人山人海,整个交通堵塞,晚上自行车很多,电筒在我的诗歌上晃来晃去,大家抄我的诗。但是华国锋的中央以为要发生匈牙利事件,全城宣布戒严,派三叉戟飞机十万火急到贵州去调我的档案,结果虚惊一场。来了一个诗人,并不是个捣乱分子,并不是个恐怖分子,只是个诗人,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去北京,为什么要搞启蒙。文化大革命我不同意,不认同万寿无疆、偶像崇拜、个人迷信。我认为众生平等, 因为你既然是一个革命党,你既然反封建,反皇权,那么你自己就不能把自己看作是一个皇帝,你和别人的权利是平等的,你为什么要万寿无疆?万寿无疆这么做呢?我就不愿意这样,所以我就写了诗。我的诗,你要听我朗诵。我到大学,一百所大学都朗诵过,人家很喜欢,很认同。这就是我关注政治。关注政治不是出于野心,关注政治是为了维护我的权利,我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权利,仅此而已。这我就回答你了,为什么要去北京,为什么要搞启蒙。

当然我对毛泽东也有好的看法,我觉得他了不起,性格、力量比别人强。但我不同意他的专制的思想,他的独裁的思想,因为他的同时代人,包括林彪,刘少奇,邓小平都被他排斥过,对不对,我不喜欢他这种东西。... 我好久没有流眼泪了。...

还有我要告诉你,好怪啊,我原来写诗,因为我小时候我的祖父,诗啊,很好。受到祖父的影响。我念完小学以后,他们就不让我读书了。因为怕我变聪明,以后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不让我读书了。我就没有读初中,我仅仅念完小学。我说我的父亲,他曾经留学日本,也到美国来考察过,后来是个国民党的一个将军,留下很多很多书,我就偷偷的看到了。还有他留下一本文艺日记,对我的影响很大,很大。那个上面有惠特曼的诗句,青春是美丽的,而老年是更美丽的。我当时不懂,后来懂了,老年是智慧的美丽。我也看见了【诗人的名字?】的 Amazon 【亚马逊】的语录,也看见了中国的诸子百家的老子,庄子,【?】。我在文化大革命之前我就得到了这些东西,看到了,还有我父亲收藏的,国外进来的东西。我比谁都看的更早更多,所以我就受到思想界启蒙了。启蒙以后我要启蒙我的同时代的人,不要那么傻呼呼的。现在还有毛粉,毛左,各有各的观点,这是他的自由。但是我觉得一个社会,一个革命党,比如说你要打倒地主,资本家,但是你就不能产生那么多贪官,淫官,只有你自己有特权,别人就看病也看不起,房子也住不起,这公正吗,我就说了几句公道话而已。我这一生的命运,到七十多岁了,还不让我回到生我养我的土地。我好怀念中国。我从离开中国第一个瞬间起,我就开始怀念中国。我的诗里写到,中国之恋,我的身上有两根弦,提起两根弦来,一根是黄河,一根是长江,他们永远弹拨着中国,颤动着中国。

采访人:你是哪一年离开中国的?

黄:两次。一九九三年,他们要召开世界名人大会,我选进了世界名人录,我就来到了美国。他们那个时候就以为我到了美国以后就不会回去了。但是我恰恰回去了,还有,曾经有人安排我与卡特总统见面,我都不见,就回去了。

采访人:回去是哪一年?

黄:一九九三年。我回去以后,贵州就给我加了一个罪名,说我担负有美国的人权使命,要回中国搞破坏,就要重新判我十五年。我已经坐了六次牢了,如果再坐十五年,那我这一辈子就要在黑暗的牢狱里边度过,我真的没办法,只好离开中国了。第二次离开是一九九七年,我来到了美国,我现在还是个中国人,没有加入美国国籍,我的国家为什么要拒绝我呢?真的,我觉得他们脑子真的有问题,像神经病一样,那么不正常。你因为一个中国人有思想,或者有才能,你就要打压他吗?让人家笑话,中国人打压中国人,中国人践踏中国自己的文化,最好的东西,五四新文化运动,砸烂孔家店,文化大革命打倒孔老二,为什么要自己践踏自己的文化?我兼容东西方文化,在交流的基础上,我在美国,他们的上百所大学,弘扬东方文化,还不让我回去。我太太也受到我的影响,她是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子女,她出身比我好,我是国民党的,所以她爸爸有一句名言,共产党的女儿不能嫁给国民党的儿子。但是她还是嫁给我了。有一次他们把她抓起来,要加我一个罪名,强奸犯,要判我死刑,把我枪毙后,一颗子弹要补交五分钱子弹费。在法院起诉我的起诉书,法律手续上要她签字,她就拒绝签字,黄翔才活到今天,不然早就死了。这就让你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我再跟你讲,贵州那些人,离开贵州以后,我没干任何坏事。我在美国,在欧洲,在世界,弘扬东方文化。他们到北京去虚报一下,黄翔在美国进行反革命活动,他们要申报维稳经费。维稳,你懂吗?维护稳定的经费,用来发奖金。我不知道,贵州的其他人E_mail告诉我的。我听了,觉得好无聊。这些人本身就很坏,他们用那些东西来践踏我。所以现在贵州有些人,现在已经是干部,大学毕业以后,我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说他们不能承认你黄翔,把你黄翔放出来以后,他们放哪里去。所以他们要打压我,践踏我。我这一生一辈子都没有公正的命运。到今天为止,到浩瀚的宇宙中间,像外星人一样,基因,元素,要创造更美的东西,给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改变现代人类文明的意识,我这个话就是这个意思。我刚才和你说的,我的话为什么是这个意思,它传达出人体宇宙意识,人和宇宙有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你要看我的诗,你就会知道,我会送你的。我的身上那么多细胞,每一个细胞都是小小的太阳,但你从很深的空间去看,那些太阳照得你很亮。我的小小的细胞也是无数的眼睛可以张开了的,不仅是我这两个眼睛。所以呢,有时在美国,在网上,黄翔是外星人。【笑】

(黄翔朗诵:)


我是一次呼喊
从堆在我周围的狂怒岁月中传来
我是被粉碎的钻石
每一颗碎粒中都有一个太阳
我是我 我是我的死亡的讣告
我将从死中赎回我自己

第二首是《民主墙颂》,太长了,我朗诵,那些小年轻人,男的女的都喜欢:

(黄翔朗诵:)

民主墙颂 
──献给民主战士们
啊 中国 我看见你站出来了 在民主墙上
你在这儿站着大声疾呼 大声发言
你手里提着油印机的滚筒 或者一张
刚油印好的诗篇 身上沾满了
蓝色的黑色的油墨
你被无数的人包围着 是的 无数的人
越来越多的人 男人们 女人们
老人们 孩子们
你大声地宣讲民主 宣讲未来
同时又回答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
询问 疑问和质问 
你的声音镇定 你的目光坦白 热情 自信
虽然包围着你的是一片喧哗和杂乱的声浪
充满了信任 支持 疑虑和担心的
各种各样的眼神
你刚挣脱镣铐 手腕上还印着红色的血痕
你刚跨出监狱 你身后还回荡着
两扇铁门吱吱呀呀的回音
但是中国 你并没有退却──
在良心上睁一只眼睛闭一双眼睛
今天 你不再被禁锢在与世隔绝的
皇宫的围墙里
被撂在那些专制者和独裁者的
私有的手提包中
你重新把你还给了人民
你是一个普通的工人 一个普通的农民
一个普通的士兵
你是一个热情的演说家 被别人驳斥
又把别人驳倒
你是一个正直的诗人 歌颂蓝色的自由
白色的光明
你是一个思考者 觉醒者 发言者
判决者 选择者
一个敢于暴露也同样敢于歌颂的普通的公民
啊 中国 或许你会失败的 会遭受挫折
被淹没在误解 歪曲或污蔑的声浪中
重新和自由一起被投入监狱
但是中国 无论你是战胜者还是失败者
你都将永远──
站──站在民主墙上
倒──倒在民主墙下
并且将在一部正在诞生的共和国的宪法
──人民的新宪法上
留下你的伟大的签名

这是我当年在民主墙朗诵的。

采访人:谢谢!

黄:我的艺术和美国,西方的不一样,和东方也不一样,我想告诉你,美术方面观点。西方呢,画大屁股,大乳房,对不对,以前呢,后来发展到  艺术,那个观念艺术,抽象,很抽象,行为上的艺术,东方的思维,我曾经说过,我在西班牙的时候,他们告诉我,毕加索的画是变形,把屁股画在前面,是超现实主义。黄翔怎么回答,黄翔说中国的文化,东方的文化,不是变形,是象形,象形思维中包罗万象,我们是几千年以前的超现实主义。被中国人自己丢了,我这就是表现几千年以前的超现实主义。第一,我的诗歌,人家不会去关注的,人体宇宙意识,我的身上布满了细胞,也布满了所有的眼睛,随时会张开来,像密密麻麻的太阳一样,我整个的就是人体的宇宙。好,我的诗就这样。我的色彩的构图,线条是流动的,这些流动的线条是哲学,是诗。诗人艺术家思想是超前的,文明终结历史,在历史的基础上,艺术的创作不是诗体的崇拜,应该有新的东西。现在一讲就是齐白石,赵无极,毕加索,梵高或者什么。我们应该有新的东西,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墙面上很多东西挂着,都是以前那个时代的东西。我形容一下,死亡之书,法国的卢浮宫,是不同的那些王朝的东西,我形容一下,墓碑的碑石,文明要跨越地球,人的眼睛是有限的,你看见的是一片黑暗,你穿越它,它就是斑斓的黑暗。黑暗是很美的,里面很多时候你看不见的。所以我说,东方思维是天人合一,东方讲万象分层。文化艺术是各种各样的东西都表达出来,我这两句话在网上发表后,年轻的能接受,能理解。反而很多汉学家,我在美国生活了这么久,反而不了解。【?】我真的没办法,只好离开中国了。

采访人:人民日报记者七九年在哪里采访你们?

黄:贵阳。

采访人:他们专门去了贵阳?

黄:对,你去不了,他们可以去。

采访人:他们和你们谈什么,问你们什么事情?想了解什么事情?

黄:就像你一样,为什么要搞启蒙,为什么要到北京去?为什么在那儿提出很多问题。到后面写出来的东西,也如实的介绍我黄翔的经历,我受到了迫害,我出身不好,他们也强调。我现在也不同意这个观点,四项基本原则。艺术家是超越,所以我说有些东西不真实,

采访人:他们跟你谈了多长时间?

黄:好像几天时间

采访人:每天都来?

黄:嗯,不光是他们来,新华社的也来,中国青年报的也来了,光明日报的也来了。我那个时候【?】在美国就不一样了,新闻效益.

采访人:谈话?

黄:没有,其他三个人是我的朋友,他们跟着我一起,帮着我把大字报贴出来,我写的都是我的东西。

采访人:他们跟你谈,就你一个人?

黄:就我一个人。

采访人:报纸上发表了,还是……?

黄:是人民日报内部消息。


字体:

Die chinesische Demokratiebewegung 1978-1981 – Erinnerungen der damaligen Akteure

Institut für Ostasienwissenschaften - Sinologie
Universität Wien
Spitalgasse 2, Hof 2
1090 Wien, Österreich

T: +43-1-4277-43840
维也纳大学 | Universitätsring 1 | 1010 Vienna | T +43-1-4277-0